全國

熱門(mén)城市 | 全國 北京 上海 廣東

華北地區 |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

東北地區 | 遼寧 吉林 黑龍江

華東地區 |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

華中地區 | 河南 湖北 湖南

西南地區 |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

西北地區 |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

華南地區 | 廣東 廣西 海南

  • 微 信
    高考

    關(guān)注高考網(wǎng)公眾號

    (www_gaokao_com)
    了解更多高考資訊

首頁(yè) > 高考報考 > 專(zhuān)業(yè)大全 > 專(zhuān)業(yè)與就業(yè) > “慢就業(yè)”需要“冷思考”

“慢就業(yè)”需要“冷思考”

2024-04-11 21:46:21教育部陽(yáng)光高考信息平臺


高考

  高校畢業(yè)生能否順利就業(yè)以及就業(yè)質(zhì)量的高低直接關(guān)系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,也是檢驗高校人才培養質(zhì)量的重要指標。

  當前,直譯自西方“GapYear”的“間隔年”,正成為越來(lái)越多青年在工作與畢業(yè)銜接期間的一種選擇。他們告別傳統的“畢業(yè)就工作”模式,通過(guò)游學(xué)、義工、支教、實(shí)習或者旅行等方式給人生按下暫停鍵,來(lái)體驗新的生活。間隔年中國化的具體表現便是所謂的“慢就業(yè)”。

  快迭代:順應時(shí)代的職場(chǎng)壓力

 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,近年來(lái)各地擁有大學(xué)文憑的人口比例快速提升。這一現象導致本科學(xué)歷的“稀缺度”下降。在“快迭代”的背景下,職場(chǎng)競爭加劇,就業(yè)門(mén)檻也在不斷提高。麥可思研究院發(fā)布的《2022年中國大學(xué)生就業(yè)報告》顯示,在疫情影響下,大學(xué)生的就業(yè)現狀呈現出兩種趨勢:一是大學(xué)畢業(yè)生的薪資增速逐漸放緩,二是應屆生選擇考研、考公的比例持續上升。

  據教育部統計,2023屆高校畢業(yè)生規模已達1158萬(wàn)人,同比增加82萬(wàn)人。和忙于投簡(jiǎn)歷、面試的畢業(yè)生不同,有一部分畢業(yè)生在求職之前,通過(guò)備考、志愿服務(wù)、參軍入伍、陪伴家人等方式延遲畢業(yè)。他們通過(guò)間隔年的方式,讓自己暫緩一年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進(jìn)一步增進(jìn)自我了解。

  慢就業(yè):接地氣的探索方式

  間隔年中國化所呈現出的“慢就業(yè)”現象,折射出新時(shí)代青年群體多元化的擇業(yè)觀(guān)念。很多在老一輩人眼里算不上“正式”的工作,為年輕人就業(yè)提供了新渠道:開(kāi)淘寶店鋪、做代購、當主播……一些學(xué)生能夠以此為生,畢業(yè)后并不急于去找一份固定的工作。

  由于實(shí)踐時(shí)間與地點(diǎn)的靈活性較高等原因,間隔年越來(lái)越受到青年群體的青睞。然而,需要注意的是,不能將間隔年簡(jiǎn)單理解為“浪費青春”,或放空式的“空白年”。慢就業(yè)不是頹廢的“懶就業(yè)”,也不是啃老式的“不就業(yè)”。其作為一種接地氣的成長(cháng)方式,主要目的在于讓畢業(yè)生在行走中體悟人生、充實(shí)內心。不管以何種形式,間隔年的精神內核始終是一致的:走出舒適區,體驗新環(huán)境,增加人生新可能。

  走進(jìn)大學(xué)校園之前,許多青年尚未對自己的天賦才能和興趣愛(ài)好形成清晰的認知,就必須作出專(zhuān)業(yè)選擇甚至職業(yè)選擇。而對于青年來(lái)說(shuō),深入了解自我,明晰自己的才能與志向,了解社會(huì )的現狀與需求,明確未來(lái)的人生規劃,需要一定的時(shí)間與心理空間。而通過(guò)間隔年的方式,可以讓青年學(xué)子更好地明確人生目標。

  冷思考:不盲目的應對策略

  目前,我國教育體系對個(gè)體探索的引導仍有待加強,社會(huì )化教育也有待進(jìn)一步普及。囿于傳統思想和刻板觀(guān)念的束縛,人們習慣性地將人生的可能性局限于學(xué)校與職場(chǎng)之間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被動(dòng)”的慢就業(yè)現象折射出新時(shí)代教育、就業(yè)等層面的多重隱憂(yōu)。

  一是認知偏差。不少大學(xué)生的高考志愿填報決策仍是在家長(cháng)的“包辦”下完成的,遵循著(zhù)按部就班的成長(cháng)模式。部分學(xué)生在步入高校后依然表現出“得過(guò)且過(guò)”的迷茫狀態(tài),對自身職業(yè)定位存在偏差,對就業(yè)困難預判不足。

  二是需求脫節。目前,一些高校的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與社會(huì )需求不匹配的問(wèn)題。與此同時(shí),大學(xué)畢業(yè)生的素質(zhì)與技能和用人單位需求之間也存在脫節。

  三是環(huán)境沖擊。近年來(lái),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受不確定因素沖擊較大,傳統就業(yè)模式受到史無(wú)前例的挑戰,職場(chǎng)需求的變化、職業(yè)上升空間的不確定性都對畢業(yè)生就業(yè)造成重重阻礙。

  被動(dòng)“慢就業(yè)”可能是無(wú)奈之舉,主動(dòng)“慢就業(yè)”則是自主的選擇。但我們需要清醒地意識到,慢就業(yè)并不適合所有人,它是建立在社會(huì )支持系統相對包容、物質(zhì)條件相對充裕的基礎之上的。青年如果對自己未來(lái)的道路缺乏自主規劃、逃避社會(huì )競爭、喪失人生志向,使慢就業(yè)成為啃老的遮羞布,則不值得提倡。

  當“快迭代”遇上“慢就業(yè)”,中國間隔年的實(shí)踐者應當如何應對“就業(yè)潮”?這是每一個(gè)青年學(xué)子都不可回避的問(wèn)題。筆者認為,一是要重視職業(yè)生涯規劃,樹(shù)立正確的擇業(yè)觀(guān)。青年學(xué)子需利用間隔年了解行業(yè)發(fā)展前沿,培育新時(shí)代就業(yè)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二是適度降低預期,主動(dòng)提升自我。青年學(xué)子進(jìn)行職業(yè)探索時(shí)應敢于試錯,在努力學(xué)好專(zhuān)業(yè)技能的同時(shí)提高自身綜合素質(zhì),爭當復合型人才。

  “慢就業(yè)”需要“冷思考”,更需要“穩行動(dòng)”。自主地踐行間隔年,對青年獨立自主性格的培養、正確人生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塑造具有一定的促進(jìn)作用。筆者相信,間隔年在不久的將來(lái)會(huì )受到越來(lái)越多當代青年的青睞,成為實(shí)現青年自我成長(cháng)、自我蛻變、自我超越的有效途徑之一。

[標簽:專(zhuān)業(yè)就業(yè) 畢業(yè)就業(yè)]

分享:

高考院校庫(挑大學(xué)·選專(zhuān)業(yè),一步到位。

高考院校庫(挑大學(xué)·選專(zhuān)業(yè),一步到位。

高校分數線(xiàn)

專(zhuān)業(yè)分數線(xiàn)

日期查詢(xún)
  • 歡迎掃描二維碼
    關(guān)注高考網(wǎng)微信
    ID:gaokao_com

  • 高考


高考關(guān)鍵詞